8/2/16

飯煮好了。
他在忙。
能不能晚點吃?
我晚點再熱了給你。那有什麼問題。

她要死了。
他很忙。
能不能晚點死?
我晚點再斷那口氣,那有什麼問題。

7/31/16


而他與她中間,誰對自己更殘忍一點。

7/25/16


人總有一死,這並不可怕。比死更可怕的是死不得,或,只能活一次。最終我們擁有的都只是時間,可長可短,可複雜,可簡單。和誰說話,和誰連結,決定自己是誰,要做什麼,這都是比死困難更多的問題,而往往我們並不選擇,隨著潮汐沖刷,隨著經濟、想像、出身,是什麼就是什麼。

7/4/16


It gets easier, too easy, it seems 
Living in this skin of mine, without 
a heart of gold. Now it's all there, 
seems like the only thing left to do 
is to wait everyone else to die.

6/21/16


因為我是個寫字的人,所以我總有一天會說出這些事:我如何相信純潔的愛情並為其死亡。我如何眼睜睜看著祖母和叔叔殺死祖父全家沒人說話。我如何偷竊為了反抗這個世界。我如何叫他們走因為我可以。我如何被教會我什麼都可以。我如何想信在我不信之前。我如何以最低廉的方式踩進這個世界。我如何與命運互掐咽喉毫不相讓。如何在這個早上突然發現我終於長出了我一直想要的臉龐。

5/19/16


Why don't you need someone. 

5/18/16



Some dreams require solitude. 

4/25/16


I was looking for you
I was masturbating behind those trees over there
Why aren't you dancing?
My legs are little sore
Did you dig your grave
Not yet
I don't mean to pressure you,
or to ruin the mood,
now we're celebrating
But at some point you have to do it
Don't expect anyone else to dig your grave for you
or to carry your corpse
Or throw some dirts over you, that's about it
tomorrow find a spot you like,
well the ground isn't too rocky to make a start
Enjoying the rest evening
Thank you

4/7/16

很恐怖
不是嗎
即將來
可以睡著的話
理應短一點
但感覺
可以長五倍
日子是掉下來的
夜是爬過去的
一點點
一秒秒
又一點點
無止無盡
不要醒在黑夜
不要在黑夜醒來
帶我渡過這夜
用任何船帆
不要讓我下沈
下沈便不要讓我上岸
日復一日
夜復一夜。

12/3/15


這裡或那裡
或永恆  或暫時
話說太多  或太少
水沒  或火燒
明亮或黑暗
或光  或影
或執念  或放棄


仔細想她也知道沒有這些事情,但她又記得有。天花板一片片掉下來,掉在兩人頭上身上,像棉絮,像雪花,像擦乾水氣的手紙,黑色的斑,裹住她,動彈不得。爭吵的字眼都忘記了,她看不見自己的臉,也想不起他五官的確切位置,但有炭筆一樣的快寫:眉毛、鼻子,瞪大置對方於死地的雙眼、聚在這些中間的兩條線,永遠打不開,像關著的基督教三聯畫,裡頭是流血的基督和下跪的信徒,原罪、警告、隨著聖行而來的責難:永遠不夠、不好、不潔、不善。

她想忘記的都記得了。還數得出來的都還沒忘。有時她想到他那頭,估計他已經不在了。她覺得很好,世事都是這樣。

9/18/15


Mea Culpa.

9/17/15



她知道她可以走,因為她走過太多次了。就像會游泳,會開車,這兩項她都不會,但她也有肌肉記憶,她的肌肉記憶就是走。只要站起來,往前進,左腳自然會跟著右腳,腳自己知道它可以去哪裡,就像剩下的劇情會自動浮現在書裡。但能躺著為甚麼要站?就這樣十年過去了。

12/7/14


噢我夜夜絞碎我的頭髮。

10/7/14


...... 他筆下的裸女幾乎都是那個女孩的直接或間接影像,他在她十六歲的時候遇見她,和她共度一生,直到她於六十二歲離開人間。那女孩後來不幸變成一名神經衰弱的女人:一名驚嚇害怕的隱遁者,癲狂忘我,著魔於永不間斷的沐浴清洗。波納爾一直對她不離不棄。

因此,這些裸女畫的出發點,是一位不幸福的女人,她迷戀浴室,極度苛求,是“缺席”一半的人。接受了這項事實的波納爾,藉由他對她的摯愛,或藉由他的藝術技巧,或藉由這兩者,將這些字面轉化成更深刻、更普遍的事實:這女人只有一半存在於他摯愛的影像中。

這是“藝術乃衝突之產物的經典範例。在藝術上,波納爾說:他說謊(il fault mentir)。風景畫、靜物畫和飲食畫的缺點是,在這些作品裡,周遭世界的衝突被漠視,個人的悲劇也被丟到一邊。這聽起來似乎很冷酷,但保證波納爾可以以一名藝術家的身份流傳後世的原因,似乎正是他的悲劇 - 這悲劇迫使他以無比驚人的技巧去表達和歌頌一種共同的經驗。

Bonnard 1969 John Berger

6/15/14


記著與人相處的這些麻煩磨折,日後再巨大的孤獨也毫無懼怕。

6/4/14

這裡有生活的痕跡,二十年的雜誌,整個書架暗黃的書,牆上褪色的畫。各種傢俱是不同時期為不同的家購買的,各種杯子用來因應各種飲料。生活痕跡很好。痕跡有歷史感,有人活過,有人氣,靠著溫馨。最好的是不是自己的,自己的只是太摧心。一個人坐在裡面,過去和未來轟轟推過來,無論如何,自處不來。別人的就無所謂,處處提醒你,總之你只是客旅,無論在世上,在這裡。一個鬼魂對他人累積至今的人生的一次拜訪。

2/23/14

#週日

將愛人剝光
連起他
她們身上所有斑點
如天上星宿編寫神話。

#週六

脫鞋
暖腳
脫衣
擁抱
脫罪
接吻
脫焦

#週五

你說的話還是不是人話
你說的話還有沒有人話
你說的話還像不像人話
你說說話

#週四

冰箱放滿了你沒有很想吃的東西。

#週三

對每個人微笑掩飾尖叫。

#週二

75秒的紅燈裡有23部藍車2部可能是你的你再也不在此城。

#週一

完全肯定超級英雄拯救世界的行動代號為滿福堡加蛋。

10/3/13


Some of us are just better hunters. 

9/11/13


甲之蜜糖熊掌;乙之奪命砒霜。

8/29/13


她一面溫柔說你可否不要這樣說話一面覺得一切已經毀了。

8/21/13



She said I love you and I was like...

8/3/13


Where do love go when they die?

7/25/13



Alice: So you're Anna's boyfriend.
Larry: A princess *can* kiss a toad.
Alice: Frog.
Larry: Toad.
Alice: Frog.
Larry: Toad. Frog. Lobster. They're all the same.

I always look forward to winter, even in winter. 

7/19/13


Someone is happier somewhere. 

7/18/13



“ What I want is to be needed. What I need is to be indispensable to somebody. 
Who I need is somebody that will eat up all my free time, my ego, my attention. 
Somebody addicted to me.  A mutual addiction. ”

 Chuck Palahniuk, Choke

5/10/13


I destroy myself and that someone so someone will appreciate me at the utmost small and intimate scale.

3/14/13


啊,你來了。我終於知道為何我與你熟悉,我們早已演過太多對手戲,
在其它的舞台上,其它燈光裡。

3/10/13


記不得又忘不了的事。

1/10/13


Looking for hurt. 

There is so much hate in love.

11/18/12


Take me somewhere, I'll love you there.

9/12/12


他們兩個都知道就算彼此都想著彼此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的。